儿童故事百科,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 儿童睡前故事 - 幼儿故事大全
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厉鬼之冤

发布时间:10-15    来源:故事百科

  清时,河南淮阳有一书生,众人都叫他贾生,贾生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颇具潘安之貌,文采风流也首屈一指,是众多学生中的翘楚,性喜吟诗作赋,善摆弄琴音,因而是当地所有闺中女子的如意郎君之选。

  贾生虽有潘安之貌,绝世才华,但却不近女色,喜欢潜心研究佛学。但他父母心中的夙愿是让贾生能够上京赴考,谋得一功名,也算光宗耀祖了。贾父多次规劝,但总被贾生婉言谢绝,只推脱道,功名利禄皆为过往云烟,普度众生才是毕生所愿。贾父无奈,总是怅然而去,时间久了,周围的人便传开了,说贾府有一怪胎,生的俊美,但是不问世事,只一心向佛。

  在淮阳城东,有一城隍庙,专供神灵,而那年淮阳恰逢干旱,城中农物颗粒无收,饿殍遍野,人们便讥讽贾生,说贾生每天谈经论道,沉迷佛法,但并未给城内居民带来任何福利,反而导致了连年灾旱,人们便把所有的怨恨都归咎到贾生身上,以为是贾生每天研习佛法,而不慎引怒了众多神灵中的一员,让他心生了嫉恨,便降祸淮阳,人们说的头头是道,最后便不胫而走,这些虚假的传言,人们便也信以为真。

  贾父看到民意难违,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中,将贾生偷偷送出淮阳城,给他备了足够的食粮,让贾生在路上充饥。贾父又告诫贾生,你因潜心修佛,而犯下众怒,从今以后的路上你要自行郑重,早日考取功名,了平了民怨。

  贾生听了,不以为然道,我自己的路我会自己走,绝不会让别人左右了我。

  贾父气极,张手便要打他,口中吼道,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看我不打死你。

  贾生巧妙地躲过了贾父的捶打,没有再理会他,便扬长而去了,家父看着贾生离去的背影总是心有不舍,但却难以启齿,只留下两行清泪,目送贾生离去。

  贾生因自小生活富裕,并不通晓生活知道,不懂得节俭,一路上铺张浪费,很快贾生便囊中如洗,生活变得拮据起来,直到有一天贾生终于花完了身上最后一锭银两,无处安身,便来到城外的一处破庙,准备暂度几日,再想其他的谋生之道。

  贾生背着行囊,步履蹒跚,来到这处破庙,破庙的门匾上刻着几个很醒目的大字,城隍庙,贾生这才知道,这几日自己一直逗留,今天才到了城东。城隍庙周围很破败,也许是长久没有人去洒扫,因而到处都是残枝败叶,城隍庙上也结满了一层层的蜘蛛网,那些蜘蛛好似并不惧怕生人,在网上来回的爬来爬去,很是恣肆。

  贾生推开庙门,只听“噶”一声,木门上面的门梆子便应声而落,庙内一阵阵的腐臭味发散开来,他很不适应的打了一个喷嚏,看着周围的环境,顿感自己此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再看墙角发现还蜷缩着几只灰溜溜的老鼠,在啃噬着什么,但它们并没有因为贾生的到来而显出任何的慌张。

  他向前走去用手擦拭了正对着正门处的一尊雕像,才发现这塑像生的诡秘,眉眼中有种戾气,直钩钩的盯着他,贾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眼睛瞥向一旁,不愿再多看一眼了。

  此时,已临近黄昏,周围渐渐的暗黑了下来,经过贾生费力的清扫,庙内终于干净了许多,尚可以作为安榻之所,暂避风雨。

  贾生疲惫的躺在雕像下面,因为白天太过劳累,便沉沉的睡去,不多时,庙中鼾声四起。这时,天已经全然黑了下来,整个庙宇远远看去,显得那么破败,有种阴森森的恐怖感,尤其是当庙门那上面尚未剥落的符咒,被风撤撕的四散飞扬时,整座庙便硬生生的像一座鬼域。

  贾生真熟睡的香甜之际,突然好像听到门“吱呀”的一声开了的声音,他睡眼朦胧的向门那边瞧去,却发现空无一物,贾生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吧。翻了个身后,又沉沉的睡去。

  不多时,贾生在睡意中总是感觉到有种东西在压着他一般,很吃力,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直冲脑门,贾生很费力的睁开了眼,朦胧中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坐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满身污垢的女人。贾生一哆嗦,顿时睡意全无,人便全醒了,他再睁眼仔细的看去,只见那女子身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只不过那衣服早已脏乱不堪,溅满了泥渍,散发出浓浓的腐臭味,她的眼神空洞无力,直勾勾的盯着贾生,贾生顿时感到后背中一阵发凉,他被那女子阴森恐怖,发黄膨胀的脸吓的呵气连连,怔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女子便伸出左手,猛的扣住贾生的脖子,厉声说道,哪里来的外人?竟敢擅闯我的禁地?

  她摸了摸贾生的脖子,竟然能感觉到一阵阵温热感,脖颈的动脉在鲜活的一条一条的,突然,那女子竟然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

  真是天赐良缘啊,这儿破败多年,早无人问津,想不到今日竟然有阳间的的人前来。

  哈哈哈.....哈哈...

  我真好可以借此机会摄取他的魂魄,早日度化轮回,不再受着流浪之苦。

  说着便四指如钩,准备向贾生的动脉处掐去。

  贾生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想今天被厉鬼附身,终难逃此劫,罢了,罢了还是不去挣扎了吧。

  说着贾生便做垂死之状,安然的闭上眼睛,准备等待死亡的到来,口中吟诵着佛经,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那厉鬼被贾生的这样的动作搞得云里雾里,她稍有兴趣的说,你竟然不怕死?

  贾生张开眼,看着那女鬼,故作镇定的说,怕死,但是若能普度施主你早日轮回,小生此死足矣。

  那厉鬼没有料到贾生会这样说,直勾勾的盯着贾生,一言不发。突然,贾生感到那坚硬如钩的四指渐渐的从自己的脖颈处滑开了,贾生很卖力的呼了一口气,不解的看着女鬼。

  那女鬼此时从贾生的身上挪开,站了起来,贾生赫然发现那厉鬼竟然是光着脚的,那脚沾满了河里的碎草,湿哒哒的往下流着水。

  只听那女鬼说道,竟然有这样的人甘愿为我赴死啊,赴死啊。说着那女鬼竟然发出嘤嘤的啜泣声。

  贾生更加迷茫,大着胆子问那女鬼,施主这是为何啊?

  那女鬼转过头来,看着贾生说,我原是城东一家布纺的老板,相公早死,成为一个寡妇,总是被周围的浪荡子弟欺负。有一天。有一群城中的恶霸,贪恋我的美色,再夜半三更后将我掠到此处,叫我从了他们,我不从,他们便百般凌辱,最后我实在无奈便投了城东的那条河,化成了厉鬼,躲藏在这儿。我想去找他们索命,但是我投河的时候将鞋子遗落在湖中,脚裸露在外面,不能见光,一见便会灰飞烟灭。

  贾生听了,心中愤愤不平,为那些浪荡子弟的行为咬牙切齿的憎恶,也为这女鬼的遭遇感到痛惜。

  忽然,那女鬼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惊喜地看着贾生,说,相公若真想让我早日度化轮回,其实只要,明日在城东湖中打捞上我的鞋子,便可以让我寻得仇人,化了戾气。

  说完那女子便飘然而去,除了周围阴风阵阵,便什么也寂然了。

  第二天,贾生前往那女子说的城东河畔,果真从湖中捞上一双绣花鞋,贾生便趁着夜深,将它们放在雕像后离去了。

  多年后,淮阳城中有人传闻,说,城中的那些纨绔子弟突然在一个夜中,不明猝死,就连仵作也验不出他们怎么死的,至今将其作为一个亘古悬案。

  而贾生也考取了功名,洗却了冤屈。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16837号-5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