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百科,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 儿童睡前故事 - 幼儿故事大全
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正文

这回我该搬走了

发布时间:08-04    来源:故事百科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做了三十多年民办教师的父亲终于转正并当上了校长,故事发生后,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正义和公道可能偶尔会迟到,但绝不会旷课!
父亲所在的那所学校叫河口小学,学校附近有个村子叫河口新村,村子里的农家子弟多在这里读书。之所以叫河口新村是因为过去曾有个老的河口村在呼兰河的下游,后来废弃了,当地人们在河的上游重建了新的村子。尽管父亲一直是民办教师,但谁也不敢否认他是我们这一带最博学多才的人,很多人就是从他那里知道了河口村不堪回首的悲惨过去
伪满康德十年,因为村里有人救治并放走了一名受伤的抗联,而这个抗联则刚刚刺杀了一名驻扎在县里的日本宪兵队的宪兵。这支宪兵队的宪兵们几乎都来自日本的岩手县,乡情让这些远征的兽兵们更团结,更齐心也更凶残,出事后,他们发疯了似地搜捕凶手,要为战友、老乡和兄弟报仇。
最后,他们在河口村锁定了凶手的踪迹,但任凭他们挖地三尺最终也没有抓到凶手。恼羞成怒的宪兵队长命令将全村男女老少集中到河滩上,先是放火烧光了村子里的房子,然后逼大家说出抗联的下落,如果不说,就会让大家好看;。

父亲分析,这名抗联当时肯定逃远了,或者牺牲了,否则,真的就会象过去电影里常常出现的情节:危急关头,我方战士大义凛然地从隐蔽处挺身,而绝不会让群众替自己扛着但河口村人没这么幸运,鬼子以及汉奸翻译喊得嗓子都冒烟了,也没有人吱一声,这时,宪兵队长疯了
每每讲到这里时,父亲都会浑身哆嗦,直淌眼泪:鬼子真狠,真狠,比他妈的胡子狠好几百倍!我们这地方把土匪称作胡子,过去,我们这里在吓唬不听话淘气或者晚上不睡觉的小孩子时常常说胡子来了;,可见其心狠手辣,可鬼子比他们还狠几百倍!那次鬼子没动刀更没开枪,而是把全村男女老少衣服剥光,身上抹上荤油,然后放出几条体格比牛犊子还大的狼狗直接上人身上去咬、去掏!就这样,全村人差不多都被活活喂了狼狗,只有老村长和一个贪玩的孩子当时没在村里幸运躲过了此劫。www.guidaye.com鬼故事

幸存下来的一老一少的命运并不比喂了狗的乡亲们好,他们一个疯了,一个傻了!原来,鬼子把大伙儿抓走后,正好他们也回村了,就躲在村口一棵大树上,他们亲眼目睹了亲人们被喂狗的全过程老村长用一只大手紧紧地捂住了这个名叫彪子的孩子的嘴,差点没把他憋死,而他自己把下嘴唇都咬烂了!
鬼子撤走后,邻村的人来帮着收尸,完事后,要把他俩带走,可老村长拒绝了,他中了魔障似地嘴里反复叨念:全村人都在这儿呢,我们俩哪儿也不去,就和大家伙儿在一块直到等到那一天我们再走大家猜想老人一定是悲愤过度糊涂了就没有再勉强。
当天夜里,有大胆的好心人担心老少二人有什么不测,结伴来探听动静,他们没有听到哭声,只听见老村长絮絮叨叨地和彪子说:好孩子,咱们不走,直到那一天后咱们再走,那一天早晚是要来的
黑龙江大部分地方光复后就解放了,新生的县政权决定重建新的河口村,由于老的河口村发生了那么大的惨案,而且遇难者的遗体就埋在了村子的原址上,所以新的河口村就在老村的上游选了址。河口新村处上风上水之地,地广田肥,很快人丁兴旺,可即使这样,惨案幸存下来的老村长和那个名叫彪子的孩子还是不肯离开老村。
一问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就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不走,直到等到那一天来了,我们再走人们刨根问底:那一天是哪一天?他们就所答非所问:反正那一天是早晚要来的!弄得大家都很无奈,于是只好作罢。
尽管后来又经历了土改、大饥荒;,这一老一少还是没有离开老村。1962年冬,年逾花甲的老村长到了弥留之际,他咽气前叮嘱老河口村最后一个活人彪子:孩子,记住,咱哪儿也不去,直到那一天来了,咱们再走!那时,当年的小孩子已经长成了壮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全国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由于这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乡里就在原地给这位这个老河口村的最后的幸存者划定了承包田。彪子本来就弱智,他的父母双亲又都被鬼子喂了狗,受了如此强烈的刺激一直没有恢复过来,加之一直离群索居,导致平时他很少和人接触,终生未娶,老村长死后,他就养了几条狗做伴。有人听见他经常和那些狗说话:咱们不走,直到等到那一天来了,我们再走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县里要在河口一带建沿河公园,这样不仅老河口村就是新河口村也都被规划了进来。由于有优惠政策,新河口村的整体搬迁不成问题,唯有老村的这位河口惨案的唯一幸存者是个难题。
那天乡长亲自出马去做已年逾花甲的彪子的思想工作:老前辈,我们知道您舍不得离开惨死在这里的乡亲们,可现在你要为咱们的子孙后代想想啊,把咱们家乡建得更美,那些乡亲们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这次我们通过招商,引来外资给咱们建公园,这是很不容易的事啊,您老这次一定要支持我们

没等他说完,彪子木讷地举起了手制止了他,然后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别说那么多了,这回我该搬走了,你们该忙啥就忙啥吧,给我几天拾掇东西!彪子的声音很低沉,听起来让人感到瘆得慌。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表态让乡长十分高兴,多年来很多人都啃不动的骨头,今天被他几句话顺利摆平了。
彪子果不食言,第二天就开始拾掇东西,而此时,工程规划人员也已经开到这里开始了勘测等工程建设的前期工作。几天来,彪子一直在拾掇东西,大家都很奇怪,一个老跑腿子带着几条狗做伴,有什么地方可拾掇的,可他已经答应搬了,又一直没闲着,所以也没人更多地注意他,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一天,一群人簇拥着一个一袭白衣的、戴眼镜的人来到工程现场,彪子猜这肯定是出钱建公园的外国投资商,因为前几天乡里来人粗催他好几次了,说投资建公园的外商要来实地踏查,要他赶紧搬走。彪子和他的几条狗,远远地看着白衣人,脸上露出狰狞的笑:这一天终于来了,这回我真的要搬走了!
这时,他身边的几条狗离弦的箭一般冲过去,穿过人群扑到白衣人身上疯狂地撕咬!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猝不及防,缓过神来的人一边对这些狗拳打脚踢一边大喊:赶走这些畜牲,打死它们,赶快救出藤田先生远处彪子目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嘴里反复叨念着:这回我该搬走了经过搏斗,大家终于成功将被撕咬得遍体鳞伤的白衣人从狗嘴里救了出来,此时,彪子已转过身慢慢向远处走去,边走边念念有词: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这回我真的该搬走了
后来父亲从他的一个在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工作的学生那里知道,差点被彪子的狗咬死的人就是沿河公园的投资商,日本岩手县盛冈市渔业商人,日军侵华期间其父及家族中多人曾在关东军服役。沿河公园的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来终于建起来了,园中还立了块碑,上书:河口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彪子从此不知所踪。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做了三十多年民办教师的父亲终于转正并当上了校长,故事发生后,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正义和公道可能偶尔会迟到,但绝不会旷课!
父亲所在的那所学校叫河口小学,学校附近有个村子叫河口新村,村子里的农家子弟多在这里读书。之所以叫河口新村是因为过去曾有个老的河口村在呼兰河的下游,后来废弃了,当地人们在河的上游重建了新的村子。尽管父亲一直是民办教师,但谁也不敢否认他是我们这一带最博学多才的人,很多人就是从他那里知道了河口村不堪回首的悲惨过去
伪满康德十年,因为村里有人救治并放走了一名受伤的抗联,而这个抗联则刚刚刺杀了一名驻扎在县里的日本宪兵队的宪兵。这支宪兵队的宪兵们几乎都来自日本的岩手县,乡情让这些远征的兽兵们更团结,更齐心也更凶残,出事后,他们发疯了似地搜捕凶手,要为战友、老乡和兄弟报仇。
最后,他们在河口村锁定了凶手的踪迹,但任凭他们挖地三尺最终也没有抓到凶手。恼羞成怒的宪兵队长命令将全村男女老少集中到河滩上,先是放火烧光了村子里的房子,然后逼大家说出抗联的下落,如果不说,就会让大家好看;。

父亲分析,这名抗联当时肯定逃远了,或者牺牲了,否则,真的就会象过去电影里常常出现的情节:危急关头,我方战士大义凛然地从隐蔽处挺身,而绝不会让群众替自己扛着但河口村人没这么幸运,鬼子以及汉奸翻译喊得嗓子都冒烟了,也没有人吱一声,这时,宪兵队长疯了
每每讲到这里时,父亲都会浑身哆嗦,直淌眼泪:鬼子真狠,真狠,比他妈的胡子狠好几百倍!我们这地方把土匪称作胡子,过去,我们这里在吓唬不听话淘气或者晚上不睡觉的小孩子时常常说胡子来了;,可见其心狠手辣,可鬼子比他们还狠几百倍!那次鬼子没动刀更没开枪,而是把全村男女老少衣服剥光,身上抹上荤油,然后放出几条体格比牛犊子还大的狼狗直接上人身上去咬、去掏!就这样,全村人差不多都被活活喂了狼狗,只有老村长和一个贪玩的孩子当时没在村里幸运躲过了此劫。www.guidaye.com鬼故事

幸存下来的一老一少的命运并不比喂了狗的乡亲们好,他们一个疯了,一个傻了!原来,鬼子把大伙儿抓走后,正好他们也回村了,就躲在村口一棵大树上,他们亲眼目睹了亲人们被喂狗的全过程老村长用一只大手紧紧地捂住了这个名叫彪子的孩子的嘴,差点没把他憋死,而他自己把下嘴唇都咬烂了!
鬼子撤走后,邻村的人来帮着收尸,完事后,要把他俩带走,可老村长拒绝了,他中了魔障似地嘴里反复叨念:全村人都在这儿呢,我们俩哪儿也不去,就和大家伙儿在一块直到等到那一天我们再走大家猜想老人一定是悲愤过度糊涂了就没有再勉强。
当天夜里,有大胆的好心人担心老少二人有什么不测,结伴来探听动静,他们没有听到哭声,只听见老村长絮絮叨叨地和彪子说:好孩子,咱们不走,直到那一天后咱们再走,那一天早晚是要来的
黑龙江大部分地方光复后就解放了,新生的县政权决定重建新的河口村,由于老的河口村发生了那么大的惨案,而且遇难者的遗体就埋在了村子的原址上,所以新的河口村就在老村的上游选了址。河口新村处上风上水之地,地广田肥,很快人丁兴旺,可即使这样,惨案幸存下来的老村长和那个名叫彪子的孩子还是不肯离开老村。
一问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就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不走,直到等到那一天来了,我们再走人们刨根问底:那一天是哪一天?他们就所答非所问:反正那一天是早晚要来的!弄得大家都很无奈,于是只好作罢。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16837号-5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