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百科,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 儿童睡前故事 - 幼儿故事大全
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正文

民间山野奇谈 第514章 找凶手

发布时间:02-19    来源:故事百科

“大叔,快快起来,这事儿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真相的。”我急忙将蓝晖拉了起来。

对一个无辜的小孩出手,这种人罪该万死。

“这是哪个畜生干的啊,我家亮亮虽然调皮,但也没有和谁结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啊,是谁害死了我儿子,我要杀了他。”蓝晖几乎崩溃了。

“大叔,你怎么就确定亮亮是被人害死的?”我问道,蓝晖的这种反应有些怪异,他只是看了自己儿子尸体一眼似乎什么事都知道,我好像没有说是被人害死的吧。

“小哥,是亮亮和我说的,当我打开棺材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和我说了,他跟我说他死的好惨,让我给他报仇。”蓝晖坐在地上哭泣着。

我沉默了,或许这就是他们父子冥冥之中的一种感应吧。

亮亮棺材抬不起来,最后开棺发现不是失足淹死而是被人害死的,这个消息立马传遍了整个村子,当然村里的人是持着两种不同的态度,但是别人的态度都无法影响到我,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害死亮亮的凶手。

把亮亮的尸体从棺材中抬到了堂屋里,这事儿没有整清楚是不能装棺的。

本来我是准备回去处理那九具尸体,因为心血来潮的过来围观,结果现在被这事牵扯到了,看这事的样子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了得,这两件事我得分开行动。

将亮亮的尸体放在堂屋里布置好了后我对蓝晖说道:“大叔,尽量多向人打听你儿子淹死的那天发生的事,把事情的详细过程了解清楚,晚上我过来。”

我把事情详细交代清楚就匆匆离去了,那九具尸体还躺在那里,对它们我得有个交代。

在路边搭了辆顺风车去了那地方,那尸体依旧躺在草丛上,望着尸体我微微皱眉,按照我事先的安排我要把它们送回原来的地方,但做这事需要一些时间,而我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昨天晚上我已经大概的看了一下,这九具尸体好像是从坟里面刨出来的,此时我又重新查看一遍,的确是如此。

“对不住了,我还有更要紧的事需要去做,所以你们就要晚点在回家了。”我说道,将尸体布置好了,避免他们被野兽给咬了。

把尸体布置好后我又去了黄村,去到了那村里我才知道那三个家伙竟然都是光棍一条,基本上是属于死了都没人知道的那种。三个家伙害怕,所以都聚在了一起。

“小哥,你总算来了,我感觉我身上好难受,你快帮帮我吧。”一人见到我来了欣喜的大叫道。

我没好气瞪了那家伙一眼,是真是假我一眼都可以看得出来。

“你们三个就好好躺在这里,等我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会来帮你们的,记住了,不要出这个门口。”我提醒道,在屋子里布置了一番我才离去,至少他们的性命是有保障的。

回到蓝晖那里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刚走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蓝欣的车向村外开,见到我她停了下来。

“小哥我,我准备回我工作的地方了,待在这里我怕。”蓝欣苦着脸道。

听说蓝欣要走,我迟疑了一会说道:“我建议你还是等我把事情解决清除了再走,否则的话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情况我也没有办法赶过去。”

“小哥,你就放心吧,外面安全着呢,我在那里待了那么多年也没出这样的事。”蓝欣谢绝了我得提议,开着车远去了。

“希望不要出事吧。”我摇头叹息,最好的选择就是留在家里,但是别人要走我也拦不住,我也不可能去强迫她留下。

“这事儿怎么弄得我有一种分身乏术的感觉。”我在心里嘀咕着。

见我回来蓝晖急忙走了过来,说道:“小哥,事情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三天前的中午亮亮从家里偷偷的去到河边玩水,然后没多久我们村的人就看到亮亮漂浮在了河面上,等别人把他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没命了。”

我点点头,问道:“当时是谁看到亮亮浮在水面上的?”

“就是我们村的八爷,当时八爷在隔壁田里喷农药。”蓝晖回答。

“就只有八爷那一个人看到了吗?”我又问。

蓝晖一愣,随即道:“小哥,绝对不会是八爷害死了亮亮,八爷和我的关系很好,而且八爷也很喜欢村里的小孩,特别是亮亮,亮亮没了他还哭了呢。”

我摇头,蓝晖太敏感了,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亮亮不是自己失足落水那么简单,现在所有人都有可能,都是被怀疑的对象,在这事上必须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爷爷曾经说过,在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邪之物,而是人心。

人心可畏,如果这件事要是妖邪之物干的,我直接冲过去和它真刀真枪的干一仗就可以了,但是人做的又不一样。

那人藏在人海之中,它有着一颗扭曲而又丑陋的灵魂,如果不把它揪出来,可能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人遭受到它的残害,那种事才是最可怕的。

“大叔,这件事我会找出证据来证明的,但是我用法子的前提是需要锁定一个目标才行,所以我需要找到疑点最大的人。”我沉声道,我有很多法子让人说实话,前提是得有施展的对象,如果没有对象,一个村这么多人我总不能每个人都去试探一下吧,这样就算别人同意,我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做这事。

“当时就是八爷回来告诉我的,村里也没有人跟我说看到了啊。”蓝晖挠了挠头。

我理解蓝晖的难处,凶手是不会自己跳出来承认的,我沉声道:“大叔,让你的家人挨家挨户的去询问,看看还有没有看到些什么,现在你和我去见见那个八爷。”

八爷是个年约五旬的老人,耳聪目明,把那天的事情详细经过讲了一遍,叹气道:“哎,当时我就在隔壁田里打药,也没有听到那孩子的叫声,如果听到了他的叫声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我目光闪了闪,将蓝晖拉出来问道:“大叔,那天是谁看到你儿子跑到河边去玩的。”

“好像没人看到,但是我儿子平时喜欢跑到那里去玩水。”蓝晖说道,这是大家伙心中默认的一种事实。

此时我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亮亮根本就不是在那河边淹死的,而且在别的地方淹死丢到那里去的。

八爷在隔壁田地打农药,亮亮都有八岁了,掉进河中肯定会挣扎,会发出声音,大爷没理由没听见。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淹死在丢到那里去,自然就不会有声音发出来。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16837号-5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