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百科,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 儿童睡前故事 - 幼儿故事大全
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借刀除奸

发布时间:12-16    来源:故事百科

  1937年11月,上海沦陷。此后几年里,一大批国民党高官和军统、中统骨干纷纷投敌。为严惩叛徒,以敬效尤,重庆方面下达诛杀汉奸的紧急令。
  
  1
  
  丽都饭店内,吴世宝一手夹雪茄,一手摸骨牌,面前堆满花花绿绿的筹码。这时,猴子匆匆跑来,俯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吴世宝听了一愣,招呼身边的人顶上,便跟猴子出了门。他不耐烦地问:“真的假的?你他妈的不会看花眼吧!”猴子把眼瞪得圆圆的:“千真万确,一个是督察窒的李天安,一个是军统的,好像叫老鬼,我觉着挺可疑,就悄悄地跟了上去,结果他们进了502房……”不等猴子说完,吴世宝吩咐道:“去叫几个弟兄,带上家伙,赶快的!”猴子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猴子带人来了,吴世宝领着直奔502房。在五楼楼道,一个穿风衣戴礼帽的男子急急走过来。虽然竖起的衣领和礼帽遮住大半张脸,但擦肩而过时,吴世宝认出男子就是李天安。
  
  “快!”吴世宝一挥枪,几个人持枪冲向502房。在破门那一刻,屋里的人似已察觉大祸临头,在房间里负隅顽抗。毕竟人单力薄,在一阵对射后,猴子率先冲了进去。那个人身中三枪,气息奄奄。
  
  吴世宝一脚踏在那人身上,仔细一看,果然是老鬼。日本人占领上海前,老鬼是赌场的常客,与吴世宝打过些交道。“说!你找李天安干什么?”老鬼痛得龇牙咧嘴。吴世宝将枪口顶在汩汩冒血的伤口,稍一用力,老鬼又痛得一阵惨叫。
  
  “杀……杀孔德……德昭……”老鬼有气无力地说。吴世宝预感事情严重,忙让人送往医院。
  
  还是迟了,老鬼最终不治身亡。吴世宝气得朝尸体连踹几脚,猴子不解地问:“吴爷,您怎么这大的火?”吴世宝喘了口气,说:“他妈的,这家伙不死老子能钓一条大鱼。”
  
  2
  
  吴世宝既是丽都饭店的老板,也是七十六号的骨干。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李士群、丁默邨先后叛国投敌,组建了七十六号特务组织,甘当日本人的鹰犬。随着各处赌台林立,为了从中捞取好处,七十六号以防止重庆间谍渗透为名,堂而皇之地染指赌场。凡开设赌场的,除了向日本人申请批准,还要在七十六号登记备案,并视赌场的资本与营业情况,缴纳相应的管理费用。
  
  孔德昭原是中统骨干,与李士群交往甚密,投奔七十六号后,颇受李士群的器重,将赌场审查交由他全权负责。生逢难世,开赌场的吴世宝深谙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经人引荐,便与孔德昭打的火热。现在得知李天安要对孔德昭动手,他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听吴世宝讲明其中利害,猴子忙说:“吴爷,那赶紧向孔处报告,好抓了李天安这浑蛋。”吴世宝摆摆手:“你猪脑子,现在老鬼死了,查无实据,怎么能置李天安于死地?”猴子拍拍脑袋,呵呵傻笑。
  
  当晚,吴世宝找到孔德昭,凑到他耳边说:“大哥,督察室的李天安想干掉你。”孔德昭眉头一拧,对吴世宝的话将信将疑。信的是他与李天安宿有怨仇,曾几度兵戎相见。几年前,吴世宝在抓捕中共地下党时,抓了李天安的大舅子。脾性火暴的李天安向吴世宝要人,本来好说好了,但李天安以势压人摞狠话,孔德昭吃软不吃硬,两帮人拔枪对射,闹得不可收拾。结果李天安的大舅子被枪毙,自己也被降职。从此,二人就结下了梁子。疑的是一起投靠了日本人,如今在同一战壕何必同室操戈?
  
  吴世宝将碰到李天安和击毙军统特务老鬼前后一说,孔德昭不由陷入深思。吴世宝提醒道:“李天安会不会是军统安插的卧底?”这种可能性有,早在上海沦陷之前,军统便着手安插特务。
  
  想到此,孔德昭不寒而栗。几乎可以肯定,李天安就是军统安插的卧底,但空口无凭,如果贸然抓人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严加防范?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李天安铁了心要干掉自己,百密总有一疏,保不准哪天就脑袋搬家了。
  
  吴世宝看出孔德昭的踌躇,忙说:“大哥,要不先下手为强,这以后您也能睡安稳觉。…‘好倒是好,一旦有什么岔子,可要引火烧身啊!”孔德昭瞻前顾后,忧虑重重。
  
  一见表忠心的机会来了,吴世宝胸脯一拍:“这事您就装不知道,我来把它办得神不知鬼不觉。”孔德昭万分感激,连说有劳兄弟。
  
  3
  
  吴世宝知道,要杀李天安绝非易事。国民政府易都重庆后,加紧对投敌者的暗杀行动,不是今天被枪杀就是明天被斩首。前不久,上海市伪市长唐绍仪被利斧砍毙于卧室,弄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一些有头有脸的汉奸都加强了防卫。再说了,李天安本就是警察出身,再加上拳脚好,要随便杀他无异痴人说梦。
  
  吴世宝召集几个心腹商议,有的说在汽车上装炸弹,有的说在饭菜里投毒,但几番考虑都不现实。要是能从李天安的内部找到突破口就好了,这么一想,吴世宝脑子里灵光一闪,让猴子找机会把李天安的保镖郝二约出来。
  
  隔了两天,郝二应邀到大世界娱乐城见吴世宝。早几年郝二在上海滩混,跟吴世宝是朝夕相处的赌友。旧友相见,把酒言欢,两个窑姐打情骂俏,异得郝二心猿意马,好不快活。
  
  几杯酒下肚后,郝二问:“兄弟,啥事?”吴世宝示意几个窑姐退出去,说:“跟李处长吃香的喝辣的,威风八面,兄弟好羡慕哟!”一说李天安,郝二就来气,吐出鸡骨头:“他妈的,老子早晚要干掉那王八蛋。”细细一问,才知道前些日子郝二误了事,被李天安一顿暴打,还差点让他吃了花生米。
  
  吴世宝一听有戏,忙顺梯而下:“我跟你做桩买卖,你干掉李天安,我给你两根小黄鱼。”说着,将一根金条推给郝二。郝二一怔,结巴说:“这……这事让我想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道只有钱是真的。再说了,他李天安不仁在先,你既出了恶气又赚了钱,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在吴世宝的怂恿下,郝二咽了咽口水,咬牙说:“干!”把金条装进兜里时,又问:“你为啥要干掉李天安?”“不该知道的别问,事成之后再给你另一根。”
  
  李天安在投靠日本人前供职于沪西区警察局,凭着过硬的后台,不到三十便干上了局长。投敌后被委任为督察处长,直接听命于市长,职务不高但权力颇大,算得上上海滩炙手可热的人物。
  
  郝二口头应下吴世宝,但却一直迟迟没有行动。李天安凡事小心谨慎,除了与几个保镖陪着出行,郝二找不到单独与李天安在一起的机会。再加上李天安的义子张啸功夫了得,时刻不离左右,他根本没法下手。
  
  这天,吴世宝邀请李天安夫妇吃饭,席间,吴世宝热情万分,不但频频敬酒,还馈赠一幅宋代字画。不知不觉李天安就喝多了,醉得头痛欲裂,浑身乏力。
  
  散席后,吴世宝的老婆极力邀请李天安的夫人一起逛街,李天安只好让司机先送自己回家,再折回去接他夫人。李天安回到家中,倒头便睡,只留下服侍的丫头,门口则由郝二和另一个保镖把守。
  
  郝二一看,知道机会来了。轮休的保镖都在后院房里赌钱,郝二说:“兄弟,李爷醉得不轻,一时半会也醒不来,不好咱们轮换着试试手气?”那个保镖是个赌棍,一听这话早就按捺不住,说了句我先去就跑了。过了一会儿,郝二又借故支走丫头。
  
  见四周无人,郝二推开李天安的房门,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朝醉睡的李天安摸去。摸到跟前,郝二扬起短刀,朝着李天安的心窝猛扎下去。李天安似有预感,突然双眼一睁,吓得郝二手一抖,刀尖扎偏了。
  
  李天安翻身爬起,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挣扎着要逃。毕竟醉得不轻,身体一歪,摔在床下,郝二趁机狠扎几刀,李天安抽搐一阵就咽了气。保镖们闻声赶来,郝二见事机败露,就拔枪准备冲杀出去。
  
  4
  
  张啸将李天安送回家后,随司机返回去接李天安的夫人,因为还在逛街,他就坐在车里等。
  
  这时,一个报童敲开车窗,递给他一张字条:小心吴世宝的调虎离山之计,速回!张啸很是奇怪,谁送的字条?为防不测,他急忙与司机驱车返回。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枪声大作,
  
  张啸正要拔枪冲进去,却见院门打开,身中两枪的郝二一头栽在门外。冲进李天安的卧室一看,李天安已身体发凉。他一把揪住郝二的衣领,咬牙问:“是不是吴世宝让你干的?”郝二自知难逃一死,索性承认是受吴世宝指使。
  
  晚饭前,负责打探情况的猴子报告说:“吴爷,郝二杀了李天安,他也被当场打死,这倒替您省了心。”吴世宝非常高兴,当即打电话向孔德昭邀功,并在大世界饭店设宴庆贺。
  
  冤有头,债有主,张啸决定杀了吴世宝,以慰李天安的在天之灵。
  
  正当张啸在街上打探吴世宝的行踪时,又有报童送来一张字条:吴世宝晚上在大世界饭店设宴庆贺。问送字条的报童,报童举着糖人儿说:“一个叔叔给我的,让我交给你。”张啸四处张望,却找不到那个人。
  
  张啸估计信息不会有假,待天黑下来,验好刀枪就赶往大世界饭店。此时,吴世宝与孔德昭正在包房里推杯交盏。因为杀李天安是秘密事项,偌大的包房里只坐着几个各自的心腹,门外有两个保镖把守。
  
  这时,一个醉酒男子跌跌撞撞地过来,不慎撞在一个保镖身上,不等发作,醉酒男子胳膊往上一挥,保镖便捂着汩汩冒血的喉管瘫倒在地。跟前的保镖一见不妙,正要拔枪,那刀又精准无误地扎进他的胸口。
  
  醉酒男子正是张啸。他扔下刀,从腰里摸出两支枪,踹门而入。屋里的人惊慌失色,有两个试着拔枪的当场毙命,其余个个呆若木鸡。张啸将枪口对准吴世宝:“老子是为我义父报仇的。”站在吴世宝身边的猴子扑通跪在地上,结巴着替吴世宝开脱:“大爷,不是我们吴爷让人干的,是他——是孔德昭幕后主使的。”说着,指向一旁不动声色的孔德昭。
  
  吴世宝保命要紧,见猴子替自己澄清,忙说:“千真万确,这都是孔德昭授意我干的,根本不关我的事。”张啸知道孔德昭与李天安有过节,就掉转枪口朝孔德昭连发数枪。猴子吓得钻到桌子底下,吴世宝以为有机可乘,拔枪射向张啸,毕竟没有对手出枪快,子弹正中他的眉心,倒地而亡。张啸见大仇已报,急忙奔出饭店,消失在夜色笼罩下的街头。
  
  第二天,《申报》刊登了李天安和孔德昭的死讯,对于俩人为何前后死于非命,记者也没能探出究竟。无独有偶,主要街头竟贴着李天安、孔德昭的布告,大意是公布李、孔二人叛国投敌罪行,为严惩汉奸行为由锄奸团诛杀。
  
  尾声
  
  汽笛呜鸣的黄浦江畔,猴子将行李箱交给黑衣男子。乍一看,以为是暴毙不久的李天安,细一端详,只是像极了而已。黑衣男子说:“你的这招借刀杀人真是天衣无缝,巧妙地干掉了两个叛徒。回到重庆,我会向上峰为你请功。”猴子摆摆手:“我计谋再好,也得有你引蛇出洞才行啊!”
  
  原来,猴子与黑衣人都是军统的特务。重庆下达紧急令后,他们巧妙配合,利用李天安与孔德昭的旧怨,上演了一出借刀杀人之计。黑衣人扮作李天安与军统特务接头,猴子设计将吴世宝带进圈套,当吴世宝诱郝二杀掉李天安后,猴子又及时将吴世宝的行踪透露给张啸。当张啸赶到大世界饭店,欲枪杀吴世宝时,他又装作为吴世宝开脱,借张啸之手干掉了孔德昭。
  
  看着黑衣人登上客轮,猴子挥了挥手,在寒意渐浓的江风中竖起衣领,转身走向潜藏杀机的十里洋场。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赣ICP备18016837号-5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删除。